?

记忆中的米香

[2017-12-26]浏览次数:110

记忆中的米香
作者:蓝雨文创

小时候,最幸福的事情,莫过于喝上一口妈妈亲手熬的米汤,那略带着自然芬芳的浓浓的香米味,能让我忘记所有的忧伤。记得每次还没出锅,我就迫不及待地趴在锅台上,端着小碗踮起脚尖来,等着妈妈给我盛上一碗,然后,冒着烫嘴的危险,小小地尝上一口,那份来自大自然的馨香,让我至今难忘。

长大后,离开家乡,在繁华的都市里,和所有的现代人一样,为了房子车子和孩子而忙碌打拼,为节省时间,经常选择速食解决三餐,可不知为何,有时候虽然各种美味摆满了餐桌,我却再也没有了儿时喝米汤的快乐。妻子说,现在的我,每次回忆儿时喝米汤的情景时,嘴角眼里满满的,都是快乐。我这才发现,原来,我已好久没有品尝到米汤的味道了。那是我快乐的源泉,没有了它的滋润,我的生命近乎枯竭。

于是,每年丰收的季节,我都会带着家人坐火车,回到千里之外的家乡,不为别的,只为尝到秋后自家种的新米,只为让儿子体验一下我儿时的快乐。每当看到儿子围着奶奶团团转,就忍不住勾起我儿时的回忆。

记忆中,夏日里最美丽的风景,就是家乡的那一片金黄金黄的稻田,清风拂过,我仿佛能嗅到那浓浓的米汤的香味,大人们忙着收稻谷,我和其他的孩子们都会躲在稻谷里玩捉迷藏,那稻米散发出来的淡淡的芳香,是天底下最好闻的味道。

我教会儿子的第一句诗不是浪漫的床前明月光,而是写实的锄禾日当午。因为儿时的我,亲眼目睹大米从生长到加工的过程需要洒下多少汗水,需要付出多少力气,除草,浇灌,捉虫,收割,碾米,脱壳,筛米,每一道工序都无比地艰辛,也正因为如此,吃起来才格外地香。

每次新米下来,母亲都会笑意盈盈地为我们熬上一锅香喷喷的米汤,纯净的白色,柔滑的口感,偶尔还漂着一层米糠,我总会第一个喝完,在大人的夸赞声中再盛上一碗,柔滑的米汤滑过小小的喉咙时,发出的咕咚声,便是我最大的满足。

记忆中的米香,早已定格在我的脑海,即便身在都市,也难以割舍那份大自然的情怀。我爱自然,我爱家乡,我爱那热火朝天的稻谷场……

?

Copyright?2017-2018 蓝雨文创
闽ICP备17033235号-1
*本网站部分图片来自网络,若作者看到,请尽快与蓝雨文创联系。

分享

取消
  • 主页
  • 六合资料金钥匙高手论坛
  • 小狼狗资料论坛
  • 六合资料报码现场
  • 主页 > 六合资料金钥匙高手论坛 >

    响水爆炸时孕妇被玻璃和塑料板压住身子 孩子没了

      发布时间:2019-05-20 06:41

      3月21日下午,江苏响水陈家港化工园区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天嘉宜化工)发生“特别重大爆炸事故”。从事故发生之初即奔赴响水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已在现场采访多日;从爆炸中心到周边村镇,也见证了不少悲欢离合。

      3月23日,爆炸发生后约45个小时的王商村,生活照旧,但却又有了很大的不同。从天嘉宜化工到王商村,直线公里,爆炸发生时,冲击波到来只需几秒,瞬间而过。但爆炸给王商村村民带来的“心理冲击波”可能会一直震荡下去。

      “刷刷刷”,刚进入王商村的入口,耳边便传来这种声音。继续往前走,记者看到,一些当地的村民正在清扫自家门前的玻璃碎渣。

      这时已经是爆炸事故发生后约45小时,但村里的景象仍然向来访者描述着事件发生时的可怕:除了随处可见的玻璃渣外,村里街道两侧房屋上方的窗户框架被冲击波掀得隆起;一些村民家的门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扭曲变形。

      在王商村,陈丽家的家庭条件还算不错,家里一楼的门面房经营着一个小超市,二楼的四间房分别出租给化工厂打工的务工人员,楼房后面还带着一个小院子。此前,除了需要在风向改变时偶尔忍受一下化工厂飘来的刺鼻气味,陈丽一家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。

    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对于化工厂,陈丽一度心怀感激:“当初化工厂搬来的时候我们是比较高兴的,因为年轻人可以去挣钱,老年人就在家里打扫卫生、烧饭,渐渐地我们这边也富裕起来了。”

      但让陈丽始料未及的是,有一天,带动村民收入“蹭蹭蹭”往上涨的化工厂,也会给他们带来如此巨大的伤害。

      爆炸发生时,陈丽正坐在自家超市里卖东西,在听到一声巨大的轰鸣声时,陈丽第一反应认为是村庄上方飞机发出的轰鸣声,“因为我们这经常有飞机发出这样的响声”。

      因此她一度并不惊慌,但几秒之后一声巨响直冲陈丽耳膜,一瞬间超市前方的玻璃门被震碎,有几块玻璃碎片更是直接飞溅到陈丽脸上。与此同时,超市里的货物架也横七竖八相继倒下,其中一个货架还压在了陈丽腿上。

      第二次爆炸声把陈丽的脑子震得嗡嗡作响,尽管飞溅的玻璃碎片将她脸部划出血,但陈丽已无暇顾及,本能的反应让她把腿使劲抽出货架,忍着疼痛迅速跑向屋外。此后陈丽所见到的场景让她终生难忘:远处化工厂上方正冒着浓浓黑烟,整条街上聚集着从屋内逃出的王商村村民。

      站在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面前的王华戴着黑色的口罩,爆炸之后,王商村依然飘散着刺鼻的气味,但王华戴口罩的原因,更主要是用来遮住脸上的伤疤。

      王华脸上贴了两处创可贴,一处在左侧颧骨处,另一处则被口罩遮住。另外在她的右侧眼眉处以及嘴角周围,伤口已凝成血痂。

      距离王华住处不远,是他儿子和儿媳妇家。在计划生育政策有所调整后,王华的儿媳妇今年初再次怀上了,若一切正常,王华将再添一个孙子或孙女。

      突如其来的爆炸打碎了她的憧憬。彼时躺在床上午休的王华儿媳妇,被一块块震碎的玻璃和屋顶掉落的塑料板压住了身子。王华向记者回忆,当时儿媳妇的肚子一阵剧痛,随后她儿子也从隔壁房间踉踉跄跄地跑过来,抱起老婆就往外跑。“虽然我儿媳妇在第一时间被送往了医院,但那时候已经晚了,孩子没保住。”王华说。

      现实让人没有更多时间舔舐自己的心伤。记者了解到,爆炸事故发生后,很多王商村村民家中的大门以及窗户玻璃被震飞,且许多村民家中的墙面上、墙壁夹角处出现了或大或小的裂缝,村民们担心房子已是危房。

      3月23日上午,记者在王商村看到,几位当地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正挨家挨户进行统计,“他们主要就是统计每家每户受损的情况,但是具体如何进行补偿我们还没收到通知,所以我们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一位村民向记者表示。

      在“3·21”爆炸事故现场指挥部23日上午召开的第二次新闻发布会上,响水县有关负责人介绍,走访时发现,爆炸造成化工园外周边部分居民房屋不同程度受损,共2800多户。其中有89户房屋损毁较为严重,无法修缮,其余受损房屋主要是门窗损毁。

      在与记者的交流中,有那么一小会儿,陈丽曾颇为激动地表示,为什么这次爆炸没有把她房屋炸得更严重一些,最好是无法修复?这样她的房子就可以拆迁,安置在别的地方了。

      “这次化工厂爆炸后,我总担心之后还会再次出现安全事故,我现在每天都提心吊胆的。”陈丽说,“如果这里能够拆掉,哪怕拿小一点的房子,我也是愿意的”。

      事实上,在爆炸事故发生后,逃离王商村是很多村民的共同想法,“不是我们搬走,就是要化工厂搬走,不然化工厂总像一颗定时炸弹一样,使我们提心吊胆。”一位曾在化工厂上班的村民表达着“不是,就是”的“二选一”诉求。

      而上述响水县有关负责人则表示,目前已部署对损坏较轻的房屋进行修缮,对损毁严重的农村平房准备实施拆除,将对相关农户进行货币补偿,或安置到新型农村社区。

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《新京报》报道称,距离化工园区500米以内的房屋曾被化工园区和镇政府要求拆迁。但一些住户认为赔偿价格过低或超出500米范围之外,一直没有搬离。

      上述情况也得到了陈丽的佐证,陈丽带着记者走出屋外,用手指着正前方——那是化工园区与王商村之间的一片小树林,“这里曾经也是王商村的一部分,在2014年左右被拆除了”。

      对于这片区域被拆除的原因,一位常年在化工园区内上班、并租住在陈丽家中的中年男子王晓阳向记者表示,他认为一方面是因为这片区域距离化工厂太近,老百姓有反映;另一方面是当地政府考虑到要留出安全距离,所以这片区域被拆迁后种上了树。

      最终,是王商村村民房屋拆迁还是其他方案,目前仍未知。万幸的是,村民们这次活了下来,且大部分只受了轻伤。

      与之相比,一些爆炸发生时还在化工园区上班的员工,至今仍无音信。陈丽家二楼的一位租客是王晓阳的工友,“到现在我们都联系不到他,因为我们不是同一个班组,也不知道他现在情况怎么样。”王晓阳说着又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拨打这位工友的号码,但还是未能接通。

    上一篇:蚌埠介电常数低的塑料板材进口
    下一篇:没有了